熱點:
當前位置: > 文苑 >
我們的社會正能量是無處不在
時間:2020-06-01 15:54 瀏覽次數:
所謂無物同理,萬相一宗,任何事物都無法獨立于自然界之外的;蛟S正是因為詩人領悟到了生活的真相,所以才想活得更灑脫一些,不然,他也不會說:“我不希望/當我向別人介紹你時/首先想到的是——詩人//我只希望/未來有一群勇士/知道奮斗,心懷慈悲”《對話》。
是的,無論是在介紹自己,還是在介紹某人的時候,首先不應是受了外在頭銜的蠱惑,詩人或是其他的什么頭銜都是次要的,他首先必須是一個心懷慈悲的人,只有心懷慈悲的人,才能做到不管自己的生活處在了怎樣的境遇,都會對這個社會有著深深的熱愛。
正因為對生活有著熱愛,因此,詩人才能從容地表露自己的心跡:“我不關心/野狗何以明目張膽/我不關心/遠方隔著高墻/當我掙脫麻木迎風怒放/我只關心/每個與我對視的農民/眼里有力量/閃著璀璨光芒”!稄U墟上的豆角花》

現在的社會,天天在倡導正能量,發揚正能量,其實這個社會從來不缺少正能量,換句話說就是,這個社會正能量是無處不在,我們每一個人都擁有一份正能量,即便是廢墟上的豆角花也不例外。
因為心中有著正能量的支撐,詩人的內心才能夠做到坦然,生離或是死別,都是生活中必然有的場景,任何人都無法遠離,也沒有人敢說他一生從來不經歷,再者說了,生離,只是為了更好的相聚,如果沒有別離,又怎么會有那種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錐心思念,“再見,干河。美麗的地方/再見,干河。不死的理想/再見,干河。永遠的懷念”!对僖姼珊印
   詩人一步三回頭的吟嘆,不只是因為干河的美,更重要的是,詩人的一段生命留在了干河,詩人的血液里,已經植入了干河的風骨。
凡是來源于生活的詩,都有理由相信是不會裸露于干涸的河床的,她或喧囂于鬧市,或隱藏于深山的古木,總之,一個有著生活源泉的詩篇,是不怕寂寞,也不會寂寞的。
東方島的詩歌就是這樣。 (責任編輯:天涯)

个人赚钱能力 香港马会2020暂停 黑龙江十一选五直播 微信股票群怎么进 排列五位数开奖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赛车开奖 浙江11选五预测专家 51配资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查询 600309东方财富股票行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