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點:
當前位置: > 文苑 >
一封無法寄出的信
時間:2020-05-08 15:08 瀏覽次數:
最近看到個征稿啟示,要求有些獨特,只征一封無法寄出的信。
我突然感到自己也有一封,多年來,一直在心里。
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,我是中越邊防部隊某部的一個士兵。那年的臘月,因家里發生一場變故,被上級批準了二十天的探親假。按規定,士兵服役不三年,家里不發生特殊事情,是不準許探家的。
本來上級給的探家時間安排,是讓我在家過完春節歸隊,但在離過春節還有兩天時,鄉郵員卻送來了一封加急電報:接電速歸隊。
那個年代,沒有直拔的長途電話這樣的電報,部隊不會輕易發。任誰也知道,部隊有事。
自古軍令如山,次日,我便匆匆啟程歸隊。
坐了一天一夜的普快列車,需要在武漢換乘北京去昆明的特快,到達武漢站時,已是晚上八九點了,因為人生地不熟,更為了省錢,便沒去找旅館,在候車大廳的排椅上將就一夜。大廳里人不多,夜也很冷,睡不著,便想心事,心情低落。不是因為一個人將在列車上過年,更不是因為顧慮歸隊后的未知任務,對這反而到有些躍躍欲試,是因為耳聞目睹家中的窘境,自己卻無能為力。
因為困,不知是什么時候,倚在排椅上抱著帆布手提包迷糊過去了。
天微亮時,大廳里的旅客逐漸多起來,同樣夜宿候車廳醒了的人,開始說話,我也睜開了惺忪的眼。因時間還早,就那么百無聊懶的坐著,尋思再過會兒去那兒買點吃的。
突然,有兩個旅行包放在我腳前,抬頭一看,一個女的,三十歲左右歲,個子不高,微胖,中發或短發,模樣記不清了,她看著我說:小兄弟,幫我看一下包,我出去一下。沒等我答應,便轉身走了,再尋著她的背影看時,身影已很快融進人群中。
作為一個軍人的我,敏感的腦子里有了警戒的反應:旅行包里有什么?壞人的殺人棄尸、毒販攜毒、定時炸彈場景一股腦兒冒出來,心立馬繃緊了。
用腳動了動那包,好像沒有應該有的血腥味,也聽不見嘀嘀噠噠聲。便考慮這是否真是個壞人還是普通人,是應該去找警察報案,還是再繼續“偵察”,糾結了大約不到十分鐘,還沒想明白,那人回到了我跟前。向我遞過一個塑料袋說:小兄弟,給你捎了點吃的,趁熱吃了吧。我一看是兩個茶葉蛋和幾個包子。咽了口涎水說:我不要,我吃過了。她說笑著說:夢里吃過了不能算。我一看,這是好人啊。就紅著臉掏索出十塊錢,遞向她說,那我給你錢。她又笑著說,夠大方啊,這是你一個月的津貼費吧?你給我看包,我請你吃早點,兩清了。你吃了吧,我要趕車去了。說完提起她的包就要走。
平時不善言辭的我,突然說了一句我后來定義為愚蠢但又為之得意的一句話:這么多人,你為什么讓我看包?她頓了頓,說:因為你的服裝和我褲子一個顏色呀。說完提起包就走。我陡然從心底升起一抹自豪感,為這身綠軍裝,為自己被陌生人信任。走了兩三步,她又停下轉回頭小聲的說:我猜你收到了一封和我一樣的電報吧?我楞了,不知道是搖搖了頭還是點點了頭。她又說了句:小兄弟,打起精神來!平安!
便快步離去。
看著她遠去的背影,我這才注意到,她的褲子是草綠色的肥大軍褲。
多年來,每逢在候車廳候車時,我一定會憶起這件事。我們都是那個車站的過客,匆匆擦肩而過,但有幾句話沒能對您說,一直想對您說。
您好,不知道怎么稱呼您,我相信稱您首長不會錯。
首長,當年,服裝與您的同色,我為穿過綠軍裝一生感到榮幸。當年,您的早點,讓我后來知道,遇上困頓的人幫助他買份飯吃;當年,您對我的信任,讓我后來愿意相信別人;當年,您沒猜錯,我收到了一封和你收到的一樣的電報;當年,您希望我平安,我報告,我平安,至今平安。我也相信,您平安,至今平安。
首長,我知道,那場戰爭奪走許多戰友的生命,但您肯定肯定平安。
此致
敬禮,祝您 一生安好
2020年4月28日 (責任編輯:天涯)

个人赚钱能力 今日股市行情大盘走势 网上的澳门赌博真实么 股票融资融券什么意思资 甘肃体彩十一选五 互利配资 贵州快三今天开奖40期 山西快乐十分百科 股票推荐按 江苏11选5前3走势 北京pk10计划手机分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