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點:
當前位置: > 文化 >
紅軍東征之畢士悌、李秋岳,文化,民俗,旅游
時間:2013-03-29 11:16 瀏覽次數:

央視大片《紅軍東征》里畢參謀長是扛起炸藥包炸碉堡而犧牲,但是葉劍英向主席匯報時說是中彈犧牲,不能不說是個小bug,歷史上的畢參謀長是怎么犧牲的呢?

姓名:畢士悌
  生卒:1898年~1936年2月22日
  描述:
  國籍:朝鮮

有勇有謀,沖鋒在前打頭陣,是畢士悌在戰場上的鮮明個性特征。1935年4月29日,中革軍委決定迅速渡過金沙江,建立根據地。毛澤東親自下令干部團搶占皎平渡,作為紅軍主力北上入川的主要渡口。領受任務后,畢士悌參與指揮干部團化裝成國民黨部隊,徒步急行軍140公里, 畢士悌在無一傷亡的情況下,按時搶占皎平渡。由于戰場情況急劇變化,其他渡口的船只均被敵人燒毀,全軍都須在皎平渡渡江。而通安州地勢險要,居高臨下,可以直接控制皎平渡,因此,軍委嚴令:不惜一切犧牲,拿下通安州!畢士悌受命親率干部團前衛營,擔負這一重任。由于從金沙江邊到通安州,只有一條很陡很窄的山間小路,盤旋在懸崖峭壁的半山腰上。敵人占據有利地形,邊射擊邊從山頂往下滾石頭。畢士悌冒著槍林彈雨,沖殺在前。他身先士卒,機警地貼著絕壁,巧妙利用敵人的射擊死角躲閃躍進。緊隨其后的紅軍戰士,模仿他的戰術動作,一舉攻占了敵人扼守的火焰山隘口,繼而乘勝直奔通安州,最終以極小的代價奪取了通安州,使大部隊順利渡過金沙江。
  紅一、四方面軍會師后,紅軍干部團被改編成紅軍學校特科團,畢士悌繼續任參謀長。當張國燾公開分裂紅軍,強令紅軍學校原四方面軍學員南下時,畢士悌帶領原干部團的干部堅持北上。在毛澤東的直接領導下,畢士悌參與指揮所屬部隊,踏過岷山千里雪,突破天險臘子口,攻克哈達鋪,穿越渭河封鎖線,于1935年10月到達陜北吳起鎮。
  1936年2月22日,畢士悌在率部東渡黃河、挺進抗日前線的戰斗中,將最后一滴熱血灑在黃河岸旁。

1921年6月,畢士悌考入云南陸軍講武堂第十六期,專修炮科專業,至1924年初畢業后,即輾轉奔向中國革命中心――廣州,經駐粵朝鮮革命者推薦,考入黃埔軍校,在這里,聽孫中山演講,得周恩來指點,畢士悌轉而信仰共產主義,1925年夏他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,后跟隨葉挺獨立團,在北伐戰爭中屢建奇功。
  1927年至1930年,畢士悌曾先后在蘇聯中山大學和莫斯科步兵學校學習。1932年7月,奉命進入中央蘇區,曾任紅一軍團參謀長和工農紅軍學?偨坦。
  長征開始后,畢士悌任軍委干部團參謀長。干部團的主要任務是保衛中央領導同志的安全,并負責儲備、培訓和為部隊輸送干部。畢士悌所部不但要時刻準備打仗,而且打的還是硬仗、惡仗。
  萬里征途,紅軍幾乎天天有戰斗。湘江之戰是紅軍離開中央蘇區后最為慘烈的一役。畢士悌身先士卒,用刺刀、手榴彈同敵軍展開殊死搏斗,干部團激戰數日,打退了敵軍數次進攻,終于掩護中共中央及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(簡稱中革軍委)領導機關安全渡過湘江。
  1935年2月,二克遵義之戰打響,畢士悌同干部團指戰員在“開展戰局的關鍵”時節,一天強行軍60公里,奪占婁山關,保障中央紅軍取得長征以來最大的一次勝利。
  1935年4月底,中央決定從滇北強渡金沙江,周恩來、劉伯承親自到干部團作指示,要求干部團一定要在5月1日前完成奇襲占領皎平渡這一具有戰略意義的任務。畢士悌親自率領前衛連一晝夜強行軍180余里,在守渡口的敵軍還在酣睡的時候,如同神兵天降一般到達了目的地,不費一槍一彈、不損一兵一將便占領了渡口并繳獲了船只。為保護渡口安全,第二天清晨,畢士悌又受命率領軍委干部團前衛營強行軍40里,執行奪取通安州這一十分艱巨的重大任務。身為軍委干部團參謀長的畢士悌,親自帶領偵察排,沖殺在前衛營的最前面。在他的帶領下,紅軍勇士們奮勇殺敵,以傷亡12人的代價擊潰敵一個團,俘敵數百,有效地鞏固了皎平渡渡口,保障了整個中央紅軍北渡金沙江任務的勝利完成。由于表現突出,中央軍委通令嘉獎干部團,由此干部團聲威大震。
  1935年9月,畢士悌隨紅一方面軍主力長征到達陜北后,任紅十五軍團第七十五師參謀長,之后便率領部隊參與了直羅鎮戰役,為黨中央把全國革命大本營奠基西北作出了重要貢獻。
  1936年1月,為擴大和發展革命根據地,中央軍委決定紅軍離開陜北開始東征,主力紅軍東渡黃河。2月20日晚,畢士悌親自率領第七十五師第二二三團一營渡河先遣支隊,乘坐5只小木船,順著小河汊劃入黃河實行偷渡。小船在前進過程中被敵人發現,敵軍迅速向紅軍發起攻擊。畢士悌當即下令:變偷渡為強渡!他一面組織先遣隊員們火力反擊,一面號召大家奮力劃船向前急進。船到達對岸后,不到1個小時,紅軍就攻占了敵人的碉堡,迫使守敵1個連投降。為了保障整個部隊安全渡河,畢士悌沒顧得上休息,就又率領部隊繼續追殲殘敵。就在他奮勇追擊敵人的時候,一顆子彈射入了他的腹部,畢士悌身受重傷,倒在了黃河岸邊。當戰士們紛紛圍上來時,畢士悌強忍傷痛,一再催促大家不要耽擱時間,一定要消滅敵人。即使在昏迷之中,他也在喃喃自語: “前方情況如何?毛主席過河了沒有?”當得知大部隊都勝利地渡過黃河之后,畢士悌的臉上露出了微笑。
  1936年2月22日,畢士悌終因傷勢過重,搶救無效,為中國的革命事業獻出了自己寶貴的生命。

其妻李秋岳(1901-1936)
  李秋岳,女,原名金錦珠,別名張一志、柳玉明,1901年生于朝鮮平安南道中樂郡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里。秋岳7歲喪父,跟隨母親過著一面讀書,一面勞動的貧苦生活。

(責任編輯:南海鱷神)

个人赚钱能力